风月大陆 第十二集 青州篇 下  第一章 鹰扬武安

    时间:2018-05-14 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当第一缕晨光照在青峰山的天坑里,填满天坑的阴霾似乎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让人感到些许的暖意。
      从白飞虎所站的地方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天坑里面的情况,这是正对着乱石区和那个神秘洞口的半山腰一处方圆不足三丈的挑崖,而从天坑向上却是无法看到此地的情况。
      「如姐,我们为什么不下去呢?」
      望着安然坐在一边的如姬,白飞虎有些不解地问道。在明艳照人的如姬身边还站着四个长身玉立,甜美可人的俏侍女,虽然她们还是二八的芳龄,但白飞虎知道这些少女的身手远远超过她们的年龄,就在方才上来的时候,从她们的行动中他已经非常清楚了。
      如姬微微一笑,樱唇轻启,吐出有如仙乐般的声音,悠然道︰「小白,为了这一把神剑已经这么多的人在里面拚死拚活,我们何必要凑这个热闹呢?」
      没有想到从美丽的女人口中说出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白飞虎的神情明显的一滞,俊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
      「如果不是为了这把传说中的天命之剑,那我们为什么要赶到这个地方呢?」
      如姬的目光落到了远处青山上不住飘动的浮云,语气之中带着如谜的口吻。
      「小白,你老实告诉我,你想得到这把圣魔神剑吗?你相信得到这把神剑就可以得到天下吗?」
      白飞虎想了想,也十分认真地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古老相传,这把创世父神所用的圣魔神剑就代表着天命,得此神剑,便是创世父神为后世所预定的天命之主,将成为这一片大陆的主人。」
      听到白飞虎这样的回答,如姬微笑起来,她收回了远眺的视线,一双明眸转而投到了白飞虎的身上,眼中闪动着动人的光彩。
      「我知道男人的梦想,毕竟这把神剑有着这样的天命传说,如果你敢说自己不动心的话,就是在骗人了。」
      白飞虎赫然而笑,他知道如姬一定还有别的话要说,便望着她那张美丽动人的笑靥,留心听她往下说。
      「如果说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得到这把神剑,他难道也会成为大陆之主,天下第一人吗?」
      如姬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就算这把神剑具有神鬼莫测的能力,但在如今的世态之中,光靠这一把神剑就可以统一大陆吗?就算神剑具有强大的力量可以征服任何人,但能靠神剑来管理治下的人民吗?」
      白飞虎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美艳无匹的绝世佳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不禁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要想成为真正的天命之主,就需要具有天命之主的器量,要不然,得到神剑反而是一种可怕的灾难。」
      如姬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轻地说着,但对于站在她身边的白飞虎来说,已经是相当的震动。他望了下面的洞口一眼,然后慢慢地说道︰「如姐是想看看到底谁会是真正的天命之主吧?而我,早已不在这个行列之中了!」
      如姬轻轻摇头,道︰「我并没有这么想,如果你也要下去的话,如姐是会支持你的,但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白飞虎也是一个心智过人的高手,自然知道如姬的意思,他们先在这里坐山观虎斗,等下面的人斗得两败俱伤之后,再检个好时机插手。根据如姬所收集到的情报,这次参加的对手个个身份高超,有十大高手中的几个,其他人也具有不输于十大高手的实力,因此採取这样的方法应该是上上之选。
      虽然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又拥有上古的神器「银之手套」,但看看下面的阵势,他也知道这次的神剑出世,所惊动的人具有何等的身份和实力。
      但对于如姬来说,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念头,这次的神剑出世惊动了大陆顶级的高手,可以说是大陆上的风云人物全部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虽然说她心中并不完全相信神剑的传说,可对于所谓的神剑选择天命之主,她还是感到十分的好奇,可以说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想以此为根据,判断一下今后大陆的变化。
      和如姬她们怀有同样的心态的,自然还有别人,而这些人的首领是一个身材玲珑娇美的女孩,从她的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九佳期。对于她和她的部下,整个大陆上能够认识的人应该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属于非常罕见的。
      这些人就是来自异国东倭的神无月小雪和她的天忍众,而在知道天忍众的外人眼中,雪姬才是这个神秘女首领的名字。
      才踏入天坑,雪姬就发觉到这个地方的重重杀机。她早就知道这次的委託的艰巨性,但委託人所付出的代价十分惊人,让她难以拒绝。到了这里,她才知道其中的困难远远超过自己的想像,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属下的损失,她便採取这个最保险的办法,静观其变。
      如果说埋伏在洞口的尤那亚部下那些血衣队精锐人马是等待蝉出现的螳螂,那么雪姬和她的天忍众,以及如姬和白飞虎她们就是那躲在后面的黄雀,只是洞里那些人会乖乖的当那不知死活的蝉吗?所有的这一切,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知道,而且每一个人都认洛u灾v是最正确的。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武安境内,在加普亚高原宽达一百一十里的正面上,法斯特的大军分成三路,海鹰扬的鹰扬军团在中路作为进攻主力,兵锋所指正是武安西部的第一座重镇盖纳城。
      数十万的大军踏上武安的国土已经有五天了,可是一路上竟然没有发生过一次的战斗,甚至就连一个武安的士兵都没有看到。虽然法斯特的士兵对自己军队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心,相信一定可以击败任何的武安军队,但现在这样的情势实在有些不同寻常,确切的说法是,非常的怪异!
      「武安的人到底在想什么?」飘扬的旗帜下,海鹰扬微微扬起那张俊美得近乎完美的脸庞,瞇起眼睛望着远方武安的山水,喃喃地说道,「难道说他们已经决定放弃抵抗了吗?」
      大军沿途上经过的几个武安的村庄,里面早已是人去楼空,每一个村庄的人显然都是在非常匆忙的情况下离开家园的,地上甚至还可以看到掉下的衣物和器皿。但经过追蹤专家对痕迹的检查,发现他们离开已经二三天,但这些人将所有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了,这说明了这些武安民众的撤离是有组织,按计划的。
      一直跟随在海鹰扬身边的鹰扬军团随军参谋艾顿望着自己俊美的主将,提醒道︰「也许武安人在前面的某个地方集结了庞大的军队,正等着我们呢。」
      海鹰扬的嘴角泛起一个优美的弧度,他知道自己身边这个随军参谋一向都是持谨慎态度,但正是他所需要的。
      「楚越和英西的军队也进入武安了吧?」他看了看队伍的前面,那里一骑快马正急速地朝这边驰来,是他派出去的前哨部队的游骑兵。
      「这个时候出兵武安,楚越和英西的军队比我们更困难。」艾顿有些担忧的对海鹰扬说道,「其实我们和他们两国的军队是根本无法统一行动的,武安的西部现在应该下雪了,而它的南方却是刚刚进入雨季,这都是行军的大忌啊!」
      海鹰扬的眼睛盯着那个疾驰而来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点头,道︰「这个季节出兵本来就是一次很大的冒险,但天气的影响应该是对双方都是相同的。」
      「但是对于进攻的一方影响会大很多的!」艾顿坚持地说道,可他的话被来骑的消息所断。
      「前方维尔拉巴山地发现武安的军队!」疾驰而来的骑兵大声的说道。
      海鹰扬和他身边的所有将领无不精神一振,期待已久的敌人终于出现了,这一次的大规模出征,如果一直没有遇到什么敌人的话,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空气之中,会让人十分难受,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一直持续这样的情况就会让士兵们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海鹰扬带着他的随从快马加鞭赶到维尔拉巴山地,看到在自己的队伍面前是排成一个方阵的二千名武安的重装步兵,他们所守的山地刚好是扼守加普亚通往盖纳城的道路。在他们的两边都是深深的大裂谷,根本没有可走之路,武安军在这里设立关隘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这个方阵的重装步兵背后就是巨石垒成的兵垒,厚实的城墙足足有三丈高。从海鹰扬的方向望过去,可以隐约看到城墙上的弓箭手。
      号角声响起,鹰扬军团的第一波攻击开始了。受到地形的限制,海鹰扬派出的也是一个二千人的重装步兵方阵,他们将盾放在自己的头上,迎着从堡垒的城墙上蜂蝗般的箭矢,不紧不慢的,十分沉稳的朝武安的方阵进击过去。
      到了双方的标枪可以到达的射程距离,双方都不约而同地大声吶喊,标枪好像雨点一般的落下,打在士兵的装甲上,发出沉重的响声。
      双方在试探性的远程攻击之后,马上转入短兵相接的阶段。枪和枪在空中猛烈地交集着,盾的撞击声,人的喘息声,组成了战场上最强的音符。
      在这样的场面中,飞溅的鲜血成为最常见的景色。但落到地上的热血会马上被乾燥的高原黄土所吸收,除了颜色稍微深一点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由于有背后城堡的掩护,武安的士兵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勇敢,而武安的重装步兵在大陆上素来有强悍的勇名,在保卫自己的国家时,他们将这种强悍的勇名发挥得淋漓尽致。
      站在方阵前列的全部是最精锐的士兵,因为他们是整个列队的队长,就像是剑的剑尖一样,是冲锋陷阵的尖刀。在第一次接触之前,他们手中的标枪都已经投了出去,现在是用长剑和铁叶盾进行交锋。
      震耳欲聋的吶喊声中,站在第一横排的士兵同时挥起手中的长剑,毫无保留地砍下去,根本没有什么花巧可言,只有杀死对手,你才可能活下去。但往往在杀死一个敌人的同时,从敌人后面刺来的长枪也会夺走他的生命。
      一个士兵倒下去,马上就有一个士兵从后面填补上来,每一个人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有的只是杀气,心中只有杀死对方的念头。
      血腥气越来越浓,随着尸体的增加,双方的方阵都开始变得不完整,士兵的行动也出现停顿和迟缓。就在这时,法斯特的军中响起了退兵的信号。
      法斯特军的第一次冲击未果,损失了三百名士兵后,为了这个战果,武安人也付出了一百多名士兵的代价。
      但这仅仅是双方试探性的一次战斗,对于这样一次投入数十万将士的大型战争来说,这里损失的数百名士兵只不过是战场中的轻描淡写的一笔而已。
      在后面看着双方的士兵渐渐分开,海鹰扬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古怪的感觉,他猛的抬起头来,如电的神目穿过武安军的方阵,射向后面的城墙,那里有让他感到危险的气息。
      「战斗才刚刚开始呢!」他喃喃地说道,然后转身往后方驰去,同时对身边的传令兵大声令道︰「将所有的将领召来!」
      「鹰扬军团果然非常了不起!」马各西马站在城墙上轻轻地说道。他是此地的指挥官,武安军中颇有名望的将领,手下有二千的重装步兵,一千的弓箭手,以及二千的轻装步兵。
      「守三天,之后你就带军撤往盖纳城!」
      站在马各西马身边是一个浑身罩在漆黑斗篷里面的男人,从他的声音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
      马各西马颇为戒备地望了黑色斗篷男人,这个家伙来自某个强势集团,更主要的是他还是一个技艺高超的黑术士,这才是马各西马感到戒备的原因。
      「只需要三天吗?」马各西马的话有些不悦,「凭这个坚固的关隘,以及我手下的战士,我可以把海鹰扬的军团一直挡在这里。」
      漆黑斗篷里面发出了空洞的笑声,男人的话无情又冷酷。
      「你的士兵绝对挡不住他们的冲击,刚才仅仅是海鹰扬在试探你的实力!三天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期许了。」
      「你!!」马各西马怒气上涌,但这个讨厌的家伙是军部派过来的特使,军人的礼节使得马各西马无法发火。
      「不要以为我在虚言,你好好注意法斯特军的行动!我要回去稟报了。」斗篷男人说罢便转身离开了,留下马各西马在那里咬牙切齿。
      但马各西马的愤怒没有持续多久,海鹰扬指挥的进攻已经再度开始了。这一次他用的是最精锐的重装骑兵,在法斯特的军队中,只有于凤舞的凤舞军团和海鹰扬的鹰扬军团有这种重装骑兵的配置。
      当连人带马一起包裹在厚厚的装甲之中的重装骑兵出现在战场上时,其战斗力是无疑的,每一个骑兵都是一个活动的堡垒,光是他们奔驰起来的冲击力已经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了。
      但养这样一枝重装骑兵的花费是非常巨大的,连胯下的战马也必须是最强壮,而且他们的武器是沉重的斩马刀和刺枪,近用刀,远用枪,如果是没有一定水平的骑兵可能连挥动一下都感到吃力,更不用说要用它来战斗了。
      随着沉稳的鼓点声,重装骑兵排成五十匹马为一列的横阵,缓缓地朝面前的敌人逼近。马蹄的敲击声好像打在每一武安士兵的心中。
      「长枪手出列!!」
      每一列的五十夫长暴烈地喝道。为了对付敌人的骑兵,重装步兵的队伍中一定会配置有长枪兵。他们一般位于队伍的第三行,第四行,在前面的同伴与敌人短兵相接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派上用场。
      长枪手火速站到了队伍的前列,他们每一个都双手持枪前挺,后面那一排的长枪手则是将长枪放在了前面同伴的肩头上,眨眼之间就在战场上出现了一片枪的丛林。这样的布置,如果是一般的骑兵根本无法从正面撼动其阵势的。
      法斯特的重装骑兵到了武安的方阵前面后停了下来,每一个骑兵举起了手中的斩马刀,这表明他们準备是进行冲击了。
      法斯特军后面的鼓声一变,重装骑兵突然向两边一分,朝武安军方阵的两个边发动攻势。武安的方阵两翼受到猛烈的冲击,而当中的士兵却是帮不上什么忙。
      看到这样的情况,方阵中部的士兵开始往两边挤压过去,试图将正在攻击两翼的骑兵压下大裂谷,这样一来,他们的阵势出现了一道裂痕。
      一直就跟在重装骑兵的后面,等候这个机会多时的法斯特轻装骑兵马上火速杀过来,这时候武安军才发现这些轻装骑兵的存在。
      对于重装步兵来说,侧面是他们的弱点,根本经不起骑兵的强力冲击。加上法斯特的步兵随后掩杀过来,原本想把法斯特重装骑兵挤压到大裂谷去的武安重装步兵反而成了被挤压的军队。
      这一战,能退回到关隘里的武安士兵不到一千名。马各西马只有强打精神,着手準备全力凭险死守了。
      海鹰扬根本不让武安人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前面一战的得失,他的军队已经开始连夜的攻城大战。
      一波接一波的冲击震撼着武安的将士,他们终于明白了名震大陆的鹰扬军团洛u 陶o么大的名气,强大的冲击力加上井然有序的组织,这样的军队自然是战斗力惊人的。
      虽然有了这样的认识,武安的军队还是相信凭藉着险要的关隘,他们完全可以将法斯特的士兵拦在这里。
      当马各西马为了能够打退法斯特军第十次的攻击而高兴的时候,他看到了一次毕生难忘的场面。法斯特的士兵吶喊着冲上来,却只是为了抛下一袋东西,然后马上退下去了。
      被弓箭和石头打破袋子之后,露出来的居然是高原最普通的黄土,看上去十分新鲜的黄土,应该是法斯特的士兵刚刚挖出来的。
      「难道说法斯特人在挖地道吗?」马各西马和他的士兵心头涌起这样的想法,但马上就推翻了这个猜测,因为他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黄土铺成了一条斜坡,一直通到高高的关隘之下。
      「居然会採用这样的战法?!」马各西马和他的士兵全部呆住了。十万大军在一夜之间将加普亚高原挖出了一个深深的大坑,而挖出来的黄土则堆到了关隘的下面,成为通往关隘的一条坦途。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放亮,高原上的太阳早早的出来了,照在人身上虽然是温暖的,但武安的将士心中却是一片冰冷。他们知道当法斯特军成功的将斜坡铺好,一场结果早已经决定的战斗马上就会开始。
      但现在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只有準备和法斯特军决一死战。弓箭手射出了最后的弓箭之后,火速换上了轻装步兵的装备。
      武安的阳光下,血战不可避免地开始了。法斯特军吶喊着沿着斜坡冲进了关隘,前面的士兵倒下去,后面的士兵就踩着同伴的尸体挥出手中的刀剑。
      武安的士兵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战斗十分悲壮惨烈,这也让海鹰扬感到十分意外,原本以为一看到法斯特军铺出道路,武安军就应该知道大势已去,採取撤退的办法,不想这些士兵居然是没有一个退后的。
      「大人,乘人之危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啊!」身边的随军参谋喃喃地说道,用的声音只有他和俊美的主将两个人听见,「现在我们是进入敌人的国土作战,而他们是为了保卫自己的家园,在心态上,我们已经输了一筹啊!」
      海鹰扬望了艾顿一眼,点头道︰「这样的对手才有意思啊!」
      夺下维尔拉巴山地的关隘之后,海鹰扬的军队急速进击,沿途再没有遭遇武安军的抵抗。此时,另外两路大军已经到达了盖纳城下,在他们的对面,是武安的十万禁卫军,还有他们未知的强敌。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观看在线av免费视频_av种子_天天撸日日夜夜av在线_碰碰在线av视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