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深圳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5-17 他们来的第三天晚上,我跟代勇吵了。是因为小七,但不是昨晚的事。
      黄依玲问我小七出了什么事,我无言以对,当时直奔性爱的主题,把询问小七的事丢到马来西亚了。我觉得有必要问一问,晚饭时,我笑嘻嘻问代勇跟小七是不是闹矛盾了?代勇脸色一暗,只顾喝酒,好像不想回答我。我着急了,说:「你这算什么啊?你们两个,有话就不能摆在桌面上说?」
      代勇低头不语。
      小七急忙说:「萧乐,你别瞎想,我们好好的,有什么啊。」
      没想到小七一接话,代勇仰头就是一杯,瞪着我问:「真要我说?好,我说个明白。」
      小七拉扯他的衣角,着急说:「说什么啊,你是不是喝多了?看看你……」
      代勇不理会小七的劝阻,说:「我忍够了,我今天就痛快的说个明白。萧乐,咱们算不算兄弟?」
      我有点诧异,一直以来他都叫我豹子的,现在竟然叫我名字?我斩钉截铁的说:「算!」其实我有点心虚。
      代勇仰头又是一大杯。小七没再阻拦他,端坐着,泪水已是顺着鼻子两侧流下。我知道这事跟我有关了。代勇「彭」的摔了酒杯,红着眼对我说:「你知道我家多想有个孩子?!你知道她当年为你堕了几次胎,害得她如今连个孩子都怀不住。要不是你,怎么会是今天的样子?……」代勇越说越激动,比手划脚的越说越大声。
      我脸色铁青的听着,小七则是脸色苍白,泪流满面,黄静推开桌子,掩面哭泣着奔向房间,黄依玲紧跟了上去。其他人听得目瞪口呆。小七为我堕过一次胎,我知道,再有其他的几次,我则毫不知情了。
      代勇有点情绪失控了,居然指着小七说:「她像什么?她在床上就像块木板,动也不动一下,我跟奸尸有何两样?……」
      看他越说越不像话,我站起来,把他按在椅子上,吼道:「够了……」
      谢强赶紧拉住我,说:「都别说了,过去的就都别提了……」许晴是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张樱目瞪口呆的只是望着我。
      晚饭不欢而散。我深感苦闷,怀着对小七深深的愧疚之意,一个人跑到四楼露台吹吹风,让凉风冷却我混乱的思绪。
      我终于明白小七当年为何选择代勇了,小七工作后,不再与我朝夕相处了,每月就过研究生院看我几次,每次都是迫不及待的性爱。代勇原本就对她有意,在她为了我去医院堕胎可能都是代勇陪同的,代勇应该是对她温柔体贴,悉心照料,而我则蒙在鼓里,毫不知情,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小七心思的变换。所以小七选择了代勇,在我毕业时告诉我她跟代勇结婚的消息。
      我对不住小七!
      寂静的夜晚,我站立在微微刺骨的寒风中,忍着一阵阵的心痛。张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到了我的身旁,默默陪伴着我。不知过了多久,张樱转过头,眼里充满迷雾,望着我柔声说:「萧乐……」我看了她一眼,笑得有点苦涩。张樱眼帘低垂,说:「其实……都过去了,别多想了!」
      我苦笑,说:「现在算过去了吗?」我长长吁气。
      张樱想了想,也是长长呼气,说:「是啊,有些事永远不会过去的!」
      两人又是相伴无言,各自默默想着心事。过了一会,张樱又扭转头,坚定的望着我,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萧乐,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我不解,说:「什么事?你说吧。」
      张樱轻咬红唇,望着远处的灯火,胸膛起伏,像是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稍微平息一点,她转过身子,语气坚定的说:「萧乐,我爱你!」
      我惊愕得说不出话!张樱说完立即羞答答的垂头不语。
      又过了一会,张樱抬起头来,不容我置疑地继续轻声说:「小七爱你,我也爱你,许晴,刘颖,郭晓君都一样。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们宿舍五人最喜欢谈论的人就是你,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我们睡前的话题. 你跟小七好了,我们都嫉妒死小七,凭什么她就能得到你?」
      我还是惊诧着不说话!当年她们五人同住一起,小七说她们是铁姐妹,我跟小七好,自然对她们也很好,把她们都当成了很好的朋友,无话不说,一起郊游、唱歌打牌,跳舞喝酒,都快把她们当成哥们了。那是一段快乐且无忧无虑的日子!
      张樱往下说:「后来,你经常偷溜进来跟小七同睡,两人亲热也不收敛,每次吵得我们根本就无法睡觉……」
      我静静的听着,听到这,我打断她的话:「你们不都睡了吗?小七说你们睡着了。」
      张樱含蓄看了我一眼,说:「那样子,谁睡得着?后来我们就警告小七,要再这样下去,小心我们奔跑进入共产主义了。小七以为是开玩笑,还说这只豹子就有劳各位姐妹了。」
      我感到惊异,想想当年可没有这回事啊。我说:「幸好没有发生,是吗?」
      张樱红着脸,眼睛别向远方,声如蚊细:「发生了。离校前夕,欢送会上你喝多了,我们也有点醉,回到宿舍,小七帮你解衣服,发觉大家都在盯着你,她一下就明白了,想了一会,关了灯,歎气说」一个一个来「,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我真的不知道有这回事。我依稀记得,当时我是喝醉了,第二天醒过来,是睡在小七的床上,跟小七赤身裸体抱成一团,中间的过程,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
      我深感不安,忏悔的说:「对不起!我害了你们。」
      张樱眼里柔情似水,说:「是我们愿意的,能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献给心爱的人,是一个女人的幸福!」
      我长歎一声,问:「那她们现在过得好吗?」
      张樱说:「刘颖现在广州星通信集团公司,郭晓君在海南,从政府辞职后开了一家旅行社,听她说生意不错。许晴那晚没有,她喝醉了,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我望着天上繁星闪烁,心里愈发沉重。对张樱歎息说:「我欠你们太多了!这辈子永远还不清!」
      张樱也抬头望星星,说:「谁要你还?其实我能说出我憋在心里这么久的话,我觉得轻鬆许多了。」
      我沉默不语,张樱安慰我:「萧乐,你别多想了,将来会好的。」
      这时,身后传来清脆的「咳嗽」声,我俩一回头,黄依玲站在露台门边,说:「萧乐,你下去跟小静说说吧,她在三楼。」我点点头,张樱给我一个深情的眼光,我微微点头,默默的走下楼梯。
      黄依玲跟张樱留在露台上。
      黄静一个人在房里的床上呆坐着,见我进来,眼泪「涮」的又往下掉,可怜兮兮的样子。这件事我对不起黄静,我从没跟她说过,只跟她说我大学有过女朋友,也许她能想到我跟小七会有性爱,却万万没有想到小七为我堕过几次胎这种事。我默默的把她搂进怀里,黄静柔弱的靠在我胸膛里,低声抽噎。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代勇今天的话,伤了小七,伤了我也伤了黄静,就好比当众狠狠给了我们每人一巴掌,既清又脆,击得我们遍体鳞伤。
      我温柔地捧起她布满泪痕的俏脸,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在她耳边充满柔情的说:「小静,我爱你!」
      黄静抬起湿润的眼睛,静静地看我,说:「我也爱你!」
      什么都不用再多说了,这简简单单的对话,就是最好的解释!
      我们紧密相拥,心情慢慢轻鬆了。我向黄静坦白了以前在校时的具体情况,说到小七时,黄静特别感兴趣,问得很仔细,后来羞答答地要我说跟小七做爱的情景,我说和你差不多啊,黄静不依了,羞红了脸撒娇要我详细地说,说我跟小七怎么调情、怎么做法、有什么感觉等等。我无奈,只好仔细形容一番,听得黄静满脸通红,眼里泛起情慾的渴望,我撩起她的裙子,摸到阴部已是潮湿一片。
      我吻住她精巧的小嘴,追逐着她温暖的舌头,另一只手一个一个解开她身上的「V」领毛衣的扣子,捏住了她饱满结实的乳房。黄静也没闲着,一只手隔着裤子在我腹部上下摸索,刺激我正逐渐甦醒的阳具,没过一会,我就涨得难受,黄静解开我的皮带,鬆开我的裤子,一把抓住硬梆梆的阳具,让它出来透透新鲜空气,柔软的玉指轻轻圈住火热的棒子,轻缓有序地前后套弄。
      我用手指顽皮地挑逗着黄静两颗挺立的珍珠,黄静受不了,口里「嗯嗯」直叫,猛然挣脱我的热吻,嘴里大口呼气,娇媚地说:「你坏死了!」我不作声,又捏捏她发硬的乳头. 黄静禁不住扭动身子,像是为了报复我,突然弯腰,一低头,张口就把我的阳具含进嘴里,一股温暖的感觉立即从下体遍及全身。
      黄静努力地为我口交,但技巧实在不如胡晓宜,不一会牙齿就刮着我的龟头,疼得我轻微「呀」的一声,黄静抬起头看我,满脸歉意。我拉她站起来,温柔地解除她的衣服,一个精雕细刻的美妙娇躯立刻出现在我眼前。精緻的五官搭配,圆滑的双肩,饱满挺拔的乳峰,顺着弧线的小蛮腰下是浓郁的黑森林,那里藏匿着我永不疲倦为之探险的洞穴。
      黄静羞怯的脱下我身上的束缚,我抱起她,把她轻柔放在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大腿,龟头在她湿润的蜜处蹭了蹭,缓缓地一点一点挤进她温热的阴道,黄静檀口微张,发出低微的喘息声,我逐渐加快腰部前后挺动的速度,黄静也忍不住发出阵阵的呻吟。
      不知咋的,我望着紧密相连的性器官,老想起瀋阳在这块迷人的方寸田地埋头苦干的情景,看着黄静沉醉愉悦的表情,我在想当瀋阳进入时,黄静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我脑海里浮现黄小荫充满青春活力的模样,她在瀋阳进入的时候,又会是怎样娇媚承欢?想起离开时她眨眼对我的暗示,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我的阳具插入她的小穴,这是对瀋阳最好的答覆。
      黄静已渐渐陷入迷茫状态,我压上她的身子,臀部不停的继续运动,我轻声问:「小静,我好,还是瀋阳好?」黄静一下睁大眼睛,有点慌乱的看着我。我底下用力顶了两下,若无其事地问:「我好,还是瀋阳好?」黄静明白了,脸上红云满面,羞涩的闭上眼睛,没有回答我。
      我撑起前身,更加用力的狠狠给了她几十下,说:「说不说?我好,还是瀋阳好?」
      黄静口里「啊啊」的叫着,终于用细小的声音说:「你好!」
      我不饶她,继续问:「怎么好法?」
      黄静羞地无地自容,用更细微的声音断断续续说:「你的……比他粗壮……有力……人家……哪……痒,你就……顶……到哪……好舒服!……」
      我审问她:「你们是怎么回事?」
      黄静强忍我在她体内激烈的抽插,说:「我跟……他……是……」
      通过黄静零乱的叙说,我了解到原来他们俩是高中和大学的同学,算是青梅竹马了,黄静的处女就是瀋阳开发的,一年前黄静来了深圳,后来又认识了我,才跟瀋阳渐渐的淡化,瀋阳已经準备结婚了,带黄小荫来深圳游玩,跟黄静两人终于忍不住旧情复燃,才出现了当时的情景。
      我报复性的狠狠干她,黄静又是一阵「呀呀」乱叫,口里大叫:「你……想操……死我啊?……当时我……知道……很不好……就……是……心里……不…忍心……拒绝……他……啊……喔……你用力……干……死……我……好了…」
      我毫不留情的棒棒直抵花心,问她:「你不忍心拒绝他?下回再让他操,看看谁厉害!」
      黄静已是意乱情迷,小腹使劲往上迎合我的进入,口里含糊不清的叫着:「让你……操……干,干死……我……啊,啊……啊啊啊……」最后这一长长的叫喊之后,黄静跌落云端,一动也不动了。
      一股滚烫的热流从黄静阴道深处喷洒而出,浇注在我的龟头上,已濒临险境的我被这股热流一烫,再也无法控制阀门,体内的精华同时奔流而出,射入黄静的身体最深处,烫得她微微颤抖。
      平息激动的心情,我抚摸黄静光滑晶莹的娇嫩肌体,问她:「还想不想再跟瀋阳做?」
      黄静斜我一眼,说:「不想!」
      我不信,挠她痒痒,还问:「想不想?」
      黄静躲闪不及,无奈之下,用手指着我鼻子说:「是你逼我说的,不能生气哦,是有一点点想。」
      我莫名其妙心底升起兴奋的感觉,口里说:「那我们下次去看他。」我说不清心里奇怪的想法,也许是为了黄小荫吧!黄静跟瀋阳以前已有六年的时光,再多一次也是一样,但黄小荫对我来说可是全新的、未曾探索过的新鲜女体,对我充满了诱惑力。
      黄静睁大眼睛看我,不敢相信我的话。我别有用心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元月四日,代勇跟小七、谢强回了北京。临走前,代勇满是懊悔之意,对我说:「豹子,对不起!」我拍拍他的肩头,说:「没事!」口里这么说,我心里却已不把他当兄弟了,虽然我也对不起他。小七高雅地站立在旁,眼光有点冷,但我还是捕捉到了她不易察觉一闪而过的柔情。
      许晴跟张樱要到海南继续游玩。先到广州找刘颖,再一块过海南,说是傍傍郭晓君这大款。黄静因为赶着上班,没到机场送别代勇他们。送张樱许晴到火车站,在路上,张樱戳戳我的脑袋,说:「萧乐,你居然做这种坏事!」
      我没反映过来,说:「我只做好事,从不干坏事。」
      张樱「哼」了一声,说:「还说没有?许晴都告诉我了,你还想赖?」我知道她言中所指了,看看许晴,许晴立即脸飘红彩,扭头望向车窗外。气氛有点尴尬。
      到了火车站,张樱悄悄对我说:「我们在海南等你。你还没有回答动物园的问题呢!」
      我不客气的色迷迷盯着她,问:「车轮战?」
      张樱别过脸去,不屑一顾地说:「温习作业,你行吗?」
      我笑了,说:「好了,上车啦,我有没有空还不知道呢。记得向郭晓君和刘颖问好!」
      送别许晴张樱,回到公司,我又开始忙碌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观看在线av免费视频_av种子_天天撸日日夜夜av在线_碰碰在线av视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