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母淫儿 怨母与儿子

    时间:2018-09-21 美香感觉儿子的手在乳房上揉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她虽然也曾暗地里幻想和智聪做爱,可是毕竟智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连忙说道:「智聪,求求你快……快放手!」
    但是智聪非但不放手,手掌还揉捏得更有劲,她被儿子这样的挑逗,骚屄里面就像是万蚁钻动,阴户开始潮了起来。
    智聪一看妈妈那含羞带怯的模样,知道她已经春心大动,急需男性的慰藉爱抚。于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股,那种富有弹性而且有柔软感的触觉,使得智聪心里産生震撼。他本来想把手缩回来,但低头看看妈妈,她却咬着樱唇,娇羞的缩着头,并没有表示厌恶或闪避,于是智聪便开始用手轻轻地抚模起来。
    美香感到儿子那温暖的手抚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感,所以她并不闪避,装着没事一样,让儿子尽情去摸。但是智聪越摸越用力,不但抚摸,更揉捏着屁股肉,更试探地向下滑落,移到她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会阴穴那里轻轻的抚弄。
    「嗯……嗯……」美香受此挑逗,不禁呻吟出声。
    智聪听着哼声受到鼓励,索性撩起她的睡袍,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美香爲了作母亲的尊严,不得不移开他的手忧怨地说:「不行啦,智聪!你怎么能这样的对妈妈啊!」
    「好妈妈,不要紧嘛!给我摸一摸,怕什么呢?」
    智聪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沙发上,搂着妈妈猛吻,一手伸入袍内挑开三角裤,摸到柔软的阴毛,手指正好按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濡濡的了。
    美香芳心是又喜又怕,连忙将双腿一夹,不让儿子有下一部的行动。
    「不要啦!啊……请你放手……噢……我是你妈妈啦……不要啦……」
    「嘻嘻……妈妈你夹着我的手,叫我怎么放手呢……」
    美香本来想挣开儿子的手指,但从他手掌压在阴户上所传出的男性热力,已经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了!
    「啊……好孩子……请你住手……好痒……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美香刚刚在洗澡时也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可是刚刚的快感远没现在强烈,被儿子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酥麻,酸痒难当,其味各异。
    智聪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轻轻地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着……
    忽然美香全身猛然一阵颤抖,叫道:「哎唷……哇……难受死了……唔……唔……」
    「妈妈,我比小时侯厉害得多了吧!」智聪说着,手指又往阴户里再深入一些……
    手指的动作,由敲击转变成上下运动,湿了的肉芽从花中慢慢钻出来,複杂的肉襞中突起的小豆,智聪用手指抚摸肉芽。
    「唔……喔……不要……啊……不行……」
    从美香的喉间,发出喘息般的呻吟声。想要用理性压抑住亢奋的情感,但肉体不听使唤,尤其是这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触感。扭动着身躯、挺起腰部,想把双脚靠拢,身体因挣扎而抖动。
    「不要!啊……我的身体怎么了……像淫乱的女人……难爲情……」
    智聪的指尖,从完全张开的花瓣内侧中向上抚摸,并用手指拉开花瓣。
    「哎呀……好……好儿子……不要再进去了……好吗……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嗯……嗯……」
    这时美香的小嘴被智聪用嘴堵住了。美香很合作,舌尖抵着舌尖,嘴唇压着嘴唇!
    不一会儿,智聪转移目标,用嘴微微地含住了她的耳垂,舌头在耳垂边沿轻舐,她嘴里传出一声呻吟,背上皮肤浮起一片敏感的鸡皮疙答。于是智聪尽情地舔舐着他的耳垂,双手仍然恣意地爱抚着她未曾设防的乳房。
    美香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阵一阵地颤抖,以及嘴里不时的深喘声。智聪慢慢地脱掉美香的睡袍,母亲那坦蕩蕩、白雪雪的酥胸,已然完全暴露在眼前,智聪看着妈妈两颗颤巍巍的圆团团的奶子,和被撚的红红的奶头。
    智聪深深地埋进她的双峰之间,美香胸脯剧烈地上下起伏喘息着。看着妈妈充血胀大的蓓蕾,智聪不禁用嘴唇和舌头圈住它,咬齧着她傲人的蓓蕾。
    美香的双臂环抱着儿子的头,紧紧地贴住自己的胸脯,鼻子里传出一阵阵的咿唔之声。她上身前耸,臀部也回应着儿子手指的动作。
    智聪的嘴往下滑,舌尖伸到她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肤。越逼近他的骚屄,他的呼吸也越急促。当最后到达目的地时,美香吐出一声欢愉的轻歎。
    智聪隔着她薄薄的丝质内裤,用舌头探索他的骚屄,丝质内裤一下子就被智聪的舌头紧紧地黏贴在弧线之上,更陷入中间的凹槽之中。美香双手扶住儿子的脑后,弓起一条腿,圈住儿子的后背,口中轻轻呻吟着,尽力将儿子的头向下体推去。
    智聪乘妈妈不觉时,快速地将她的迷你三角裤给拉了下来,并将她的双腿拉开,自己则跪在她双腿中间,先观看她的阴户一阵子。美香的阴阜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着。
    智聪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芒。
    「呀……妈妈好漂亮的骚屄……大美了……」
    「不要这样看嘛……智聪……羞死妈妈了……噢……」
    美香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润泽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悬胆鼻呵气如兰,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豔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豔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豔光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这副场景看得智聪是欲火焚身,立即伏下身来吸吮她的奶头、舐着她的乳晕及乳房。舔得美香全身感到一阵酥麻,不觉地呻吟了起来……
    「啊……啊……好儿子……」
    智聪站起身来对美香说道:「妈妈,你看一下我的大鸡巴!」
    美香正闭目享受着被儿子模揉舐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美香妩媚而害羞的说:「啊!好儿子,怎么那么大,又这么的长!」
    不由得用手在量度儿子的鸡巴!量量约有一拿零二寸!对于鸡巴的粗度,美香用手握握光是那龟头的地方,就有一把!
    「好一个粗大长硬的大鸡巴!」美香不由得芳心暗暗的赞赏。
    「我亲爱的妈妈,让我的鸡巴干你的骚屄吧!」智聪叫道。
    「啊……不要……不行……」美香说着便用手掩着她的骚屄。
    「来嘛!好妈妈,难道你那个骚屄不痒吗?」
    「是很痒,可是……我……我……是你妈妈啊……怎可以……」
    「妈妈……别管那些了,只有我的鸡巴才可以止他的痒啊……」
    智聪口里回答他的话,手又在揉捏他的阴核,嘴也不停地吸吮他的鲜红乳头。
    美香被儿子搞得全身酥软酸痒,不停地颤抖。
    「唔……让我来替你止痒吧!好妈妈……」
    「哎……不要啦!好儿子……」
    欲火高涨的智聪,实在把持不住,强硬地将美香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他用手掌压在他的阴户上,一阵轻揉,然后伸进一个食指,上下左右的挖扣,连连搅弄!
    美香的淫心大动,两手握住儿子的鸡巴,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前边还露出很大的龟头!她上下的套动、左右的摇幌。
    美香呼叫儿子的名字,擡起修长的双腿,把儿子巨大的鸡巴诱进湿淋淋的肉穴里。龟头「噗吱」一声插进去,终于産生近亲相奸的罪恶感,使美香的身体颤抖。现在母子做出绝不可做的事,便更加兴奋。
    一插到底,龟头碰到子宫,智聪便开始慢慢抽插,没有慌张,充分的享受粘膜的触感。阴毛和阴毛摩擦,发出淫猥声音。
    「啊……好……智聪……弄得好……」母亲扭动屁股领导儿子。
    每当龟头摩擦到子宫,下体便産生电流般的快感。智聪随着自己的本能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啊……好啊……」美香也抱住儿子的屁股,猛烈摇头享受快感。
    「哪里好……妈妈……告诉我……」
    「不可以……不……不能让妈……妈说出那样无……耻的话……」
    「不!一定要告诉我……好嘛……好嘛……」
    「可是……妈妈……妈妈……无法对你说出那种话……啊……」
    「说嘛……妈妈快说嘛……要不……我要拔出来了……」说着,智聪从他的骚屄中拔出了鸡巴。
    美香正在兴头上,一刻也不能没有阴茎的插入了!
    「你……你的……鸡巴……大鸡巴……插入……他的……的……里面……快……唔…………唔……」
    智聪跪下去,将美香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把鸡巴在她的阴户周围上下左右摩擦,故意不直接插入。
    美香拼命摇头,恳求着儿子:「唔……唔……求求……你好儿子……喔……喔……」
    看到了妈妈饑渴时楚楚可怜的样子,智聪不忍让妈妈失望,将鸡巴直直的插入他的阴户中。
    刚抽入的那一刻,美香不禁欢呼:「唉哟……啊……啊啊……真……舒……服……喔……」
    智聪感觉到一股温热湿润的嫩肉,紧紧将自己的阳具包了起来。
    「喔……好紧……啊……」
    于是智聪开始在他的穴内加速抽插。
    「嗯……啊……啊啊……好舒服……喔……我……会……死……受不了……啊……唷……唷……喔……喔……唷……唷……」
    美香的淫水不断从骚屄里泄出来,「噗……噗……」喷得智聪的阴毛都是。智聪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美香欲仙欲死,根本忘记自己是智聪的母亲,不住淫叫着:
    「唷……哎唷……啊……妈妈快……丢……丢了……不……要……不要……停…………喔……喔……呀……呀……」
    智聪将手指伸入他的嘴里,美香也本能的伸出舌头来吸吮着儿子的指头,就像在吸吮阳具一样不断变换舌头的方向。智聪不断加快大鸡巴抽插的速度,美香也挺起腰来配合儿子的抽插,让自己更舒服。
    「啊……啊……好深……乖儿……喔……嗯……好爽……」
    抽插约两百下,当美香快要达到顶点举白旗投降的时候,智聪将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
    「啊……怎么……乖儿……喔……不要……停……啊……」
    「好妈妈,这下该说哪儿舒服了吧?」
    「呀……呀……智聪……你真是坏孩子……要妈妈说出那种话……」
    「妈妈……漂亮的妈妈……性感的表情真美……所以快点快出来吧……我想听美丽的妈妈说出骚屄……」
    「啊呀……是……骚屄……骚屄……好爽……」
    「还要说清楚点……」智聪在妈妈耳朵旁呵着气说。
    「好吧……坏孩子……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让他的……的小骚屄……骚屄更舒服吧……唷……唷……噢……」
    听妈妈叫得如此骚浪,智聪才心满意足的把肉棒完全插入时扭动屁股,让龟头猛烈研磨子宫,令到妈妈酥入骨子里,而忘情淫浪起来。
    「唷……唷……啊……好啊……妈妈……的骚屄快要溶化……快……」
    美香的娥眉紧聚、秋水盈盈、樱唇颤动、发出淫浪的尖叫声。
    「唔……噢……唉哟……哟……唔唔……唔……唔……」
    美香柳腰似蛇,屁股恰如波浪!或左右摇摆或上下迎送,或穴口抽缩!极力迎合。
    智聪展开腰力,鸡巴猛抽直撞、屁股左右旋磨、每一下都连根至没,外边只剩下两个卵子!美香被捣得淫心痒痒,香汗淋漓。
    智聪这时又把鸡巴从妈妈骚屄中拔了出来,并将美香的身子翻了起来,让她像狗一样的趴者,骚屄清楚的面对着自己。
    「好妈妈……你这淫蕩的骚妈妈,先用手指自慰吧!」
    嚐到粗大鸡巴的滋味后,美香怎么还愿意用纤细的手指自慰呢?何况自慰是个人隐密的行爲,美香更不敢在儿子的面前做。
    「唔……我不要!」
    「好妈妈!你不要……那我就不干进你的骚屄了喔!」
    这句话对美香真是如圣旨般一样,她只想要大阳具的进入,于是羞怯怯地伸出手来爱抚自己已经湿润的肉穴。
    「嗯唔……嗯……喔……」
    在儿子的面前自慰,美香对于自己的大胆感到害羞。但自慰带来一阵阵的快感也让她加快了爱抚的动作。
    智聪看到这淫蕩而美丽的画面,也不禁伸出手来握住阳具自慰。
    「啊……喔……喔……」
    两人就这样互相爱抚自己的性器官,直到智聪再把鸡巴插入美香的肉穴,美香才又松了一口气。智聪将整根巨大的鸡巴插入直至没顶,美香全身简直不能控制,整个阴户都涨了起来。
    「啊呀……好……爽……重一点……干烂他的骚屄……对……再深……点……啊呀……舒服……啊……喔……」
    智聪不断的用力抽插,美香不断大声的淫叫,动作越来越大,直到两人都达到顶点,智聪在射精的前一霎那,将大鸡巴从骚屄抽出,面对着他的脸喷射精液,就像a片一样。
    而美香也满足的舔起儿子的大鸡巴来,并将智聪阴毛上粘得湿湿的淫水、精液也一并舔个乾净,边舔边说:「我的乖儿呀,你哪辈子修的善事,今世长了这么一个可爱的鸡巴?」
    「我的好妈妈,你好好的慰劳慰劳它吧!」说着拿过枕头来放在屁股底下坐着,两腿平伸,那鸡巴硬崩崩的挺在中间。
    美香风骚万千的白了他一眼,娇嗔作态的说道:「小色狼,一个花样刚完,又行出另个花样……」
    说着轻啓朱唇,露出满口的贝牙,香舌轻吐先舐了一会儿龟头,然后把整根大鸡巴往嘴里一含,连忙吐出,媚笑道:
    「小鬼,你的鸡巴真大,撑得他的口也生痛!」
    说完二次吞没,剩下的尘柄,则用手握着以帮助口小之不足。
    智聪半闭目微笑着,低头看着他的动作。
    只见妈妈有时用口含住,左右啐啐,有时含住不动,只用舌尖吸吮龟头,有时又不住的上下吞吐!久久,美香让儿子鸡巴龟头在她的粉脸上磨擦,擂幌!真是百般博拢,骚态难以描述。
    美香本已够红的脸蛋,这是更红啦,她啐了儿子一口,娇声娇气的说:「妈妈才不和他干这营生,光弄前边,他都应付不了,那还有閑工夫弄这个!怎像乖儿你这可爱的冤家一样,这样会调理妈妈。」
    美香说着,两手紧紧握着尘柄,不住加快速度,上下的套动,舌头翻飞,又舐龟头、又舔马眼,又深吞浅吐的舐吮起来,舔舐得智聪魂摇魄蕩,一时竟把持不住。
    「我的亲妈妈!可爱的人儿……你的小嘴真好……嗳嗳……你的舌尖更巧!嗳……嗳嗳……不要咬它!嗳……我的亲娘啊……你真会含……我的亲娘……妈妈……你再含得快一点……含得紧一点……我的亲娘……啊……你的手也要上下的套动……嗳……我的亲娘……我恐怕撑不住啦……我的亲娘……舐那马眼……吸那蛙口……我的亲娘……嗳嗳……快!快!不要咬!光含!快!快!……我的亲娘!我要泄啦……要泄身子啦……我的亲娘……姑奶奶……你快一点含……嗳嗳……我的亲娘……好妈妈……我要出了……嗳……唔……唔……」
    智聪两手按着他的头,双腿挺得直直的,全身一阵子酥麻、畅美,龟头膨涨,精液如箭矢一般,强劲的全射到他的口中。
    美香最初还来得及咽一两口精液,而到紧要关头,只好含着鸡巴头吸吮,精液射了满满一口,使她不能再动,如果一动,那白白的黏糊糊的精液就会顺口流出!唯有一手揉搓智聪小腹,一手捏弄卵袋。
    良久,良久,美香方慢慢的把满口的精液,咽下肚中,一滴不剩!口里吐出儿子的鸡巴,又伸出舌尖舐舐马眼残余的精液!擡头一看,智聪双眼紧闭,如老僧入定一样,啐了他一口,笑骂道:「你的行了!他的怎办?你看妈妈骚屄的水又流了一片!你现在倒是装死不理啦?」
    智聪慢慢地睁开眼,无力的说:「好妈妈,你的骚屄比姐姐的还难侍候,那么贪吃!嘻嘻!」
    「你说什么?你……和陈蓉已……」美香听出话因,急急问道。
    智聪哈哈一笑,点点头,既不承认,也未加否认!
    「你这禽兽,还笑,你……你……先干了自己的姐姐,又干自己的母亲,你这禽兽……淫兽……你……唔……唔……」
    美香还想骂下去,已被智聪搂过堵上嘴唇,亲了一个嘴。看着妈妈一副欲拒还迎的骚态,智聪淫念又动,胯下那大鸡巴又再勃起,一手握住妈妈肥大的奶子拇指搓揉着乳头,一手伸到下面用力的揉他的骚屄,中指更深入阴唇撩拨,找到肉芽后又是一阵抚捏。
    美香早已欲火焚身,淫心摇动,那消几下就软语娇声浪呼:「亲儿啊,时候不早了,赶快捣他的浪穴吧……妈已经难忍多时啦,我的亲儿,大鸡巴儿子,不要捉弄妈了,妈受不了,骚屄里痒得很……心里发烧……唔……唔……」
    智聪把美香按在床上,分开她那两条滑腻润白的大腿,自己握住鸡巴,狠狠插到她的浪穴之中!
    一阵猛插,美香有久旱逢甘淋之势,没命的狂叫道:「我的爱儿啊,从妈妈骚屄里出来的好儿……儿的鸡巴劲力十足……唔……用力的顶……噢……对……就是这样……顶了……啊……唔……宝贝……啊……快点……快……啊……好棒啊……啊……我好喜欢啊……骚屄好爽啊……好儿子……你比你爸还要棒……」
    智聪狂抽狠插了近百下,一时旋转屁股、一时搓揉乳房捏弄乳头、一时密吻娇豔俏脸,吸啜樱唇和香舌,百般挑逗千般爱怜,令他的淫欲得以渲泄,更无禁忌而放开怀抱,尽情乘欢。
    「啊……我喜欢……好喜欢啊……会死掉……啊……呀……啊啊……唔……老……天……啊……我要升天了……用力……用力……用力干死我……爽……好棒啊……啊……乖乖儿……抱紧妈妈……我快泄了……泄……我泄了……呀……呀……」
    智聪感觉到妈妈又快要泄身时,就把龟头紧抵花芯,屁股风车般转,令龟头与子宫産生强烈摩擦。一股舒畅感就如电流般传至两人的四肢百赅,智聪搂抱着妈妈,美香双手在儿子背部揉搓,更着意在屁眼对上之位置按摩。母子俩都感觉无比舒畅,同时到达高潮。
    一对蕩母淫儿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天作之合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mukd8900@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观看在线av免费视频_av种子_天天撸日日夜夜av在线_碰碰在线av视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